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北京大法弟子 金光

【正见网2017年11月2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七十多岁,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份,我喜得法轮大法。我一学上就认定这个大法太好,我要跟师父一修到底。修炼前我身体的病多了,肾炎,血压高,美尼尔综合症,气管炎,严重的都上不来气儿,关节炎,坐骨神经,腿疼,腰疼。那病多了,吃多少药都不管事儿。自修炼以后不到一个月就发高烧,发迷就想睡觉,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也不吃药,两天后身体所有的病就都好,真的是不知道没病什么滋味,这回都体会到了,真是没病一身轻。

学习《转法轮》后知道了大法是修炼,不是祛病健身。我有师父啦,从此我决心在大法中修炼,直至圆满。

一、被车撞,安然无恙

有一年,冬天刚过,春天还没到。我家邻居的孩子琳琳有病了,在医院住院。我打算去医院看她。我叫上另外的一个街坊一起去的。我还到琳琳家里,给她妈妈捎一件皮衣,因为女儿住院,妈妈在医院陪床,没有衣服。从琳琳家出来,我抱着衣服去找另外的一个街坊。这时一个摩托车开得非常快,从东边往西边开,一下子就撞上我了,把我撞出十多米远,我整个头都摔在地上了,四脚朝天,抱着的衣服也飞了,摩托的挡风罩也撞飞了。把街上站着的人都吓坏了,司机脸都白了。我一下就起来了,跟周围的人说把你们吓坏了吧,我没事,你们不要害怕。我心里想着我是修炼人,什么事都没有。衣服我又捡回来拿上,正好这时候公交车来了,我们就上车走了。到了医院,琳琳在一楼检查,那会儿医院还没有电梯,我背上孩子一气儿到五楼。把孩子放下继续看病。我的身体一点都没事。

撞我的是邻村学校的一个后勤人员,他们家住隔壁村子。晚上我回家,他就拿了好多东西看我来了,吃的喝的一大堆,我跟他说:我就跟你说吧,今天我是大喜,你是二喜,我今天是刚出门回来有点累,要不我给你擀点喜面吃,咱们同喜。我一点事也没有,你也别给我东西,我什么也不要,你回去给你孙子吃去。这个事就过去了,以后要是为看我你也别来。你的车罩你自己修,她的皮衣她自己缝,我你们谁也不用管。我就把他拿来的所有东西都给他放到车上,让他拿回去了。后来见他我又跟他说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你就感谢大法吧。

二、 从树上掉下来,安然无恙

一年春天,村里收清水杏。我就到山上去摘杏。杏树有好几十年了,长在山坡顶上。我上树摘杏,赶巧,杏树一下从树干处折了,原来树糟了。我一下子就和树一起从山顶上咕噜下来了,我也没栽,还一直在树上坐着,我就喊师父,求师父救我。从山上到地面得有二十多米,又是陡坡。我坐在折了的树干上,从山上一下直滑到山底,“咵”一下就到地面上,停住了,我还在上边坐着。一点事都没有,师父又保护我一条命。

还有一次,是秋天拾栗子,在栗树园。我上树拿杆子打板栗。树大概有二十来米高。我上到树的一半,距离地面有差不多十米高,左脚蹬一个树杈上,右脚蹬在一个树杈上。我手拿杆子正打着栗子,就听“咔嚓”一声,我两脚蹬着的两个树杈一下子就从中间劈开了,我一下就摔到了地上,把地都砸進一个半尺多深的大坑。我心里想着,我有师父,没事。起来我就继续干活。结果什么事也没有。

三、向内找修自己,从内心感谢老伴

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得法的大法学员,得法后,就觉得法太好了。于是我就在家里建起了学法组,炼功点。组织村里的人一起学法。没多少日子学法的人就越来越多。我们家就搁不下了,就又分了三个学法组,我们三个组的大法学员有好几十人,在村子大队门口,村里幼儿园,供销社大院,和学员家都炼过功。那时候邪党还没有迫害,我老头也支持。为了大伙学法,我兄弟给买了录像机,录音机。大家到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家的老头给大伙沏茶倒水,也跟我们一起双盘。可是在邪党迫害大法以后,我上天安门护法,他一下就反过来了,也不让学了。他是个邪党党员,受毒害非常严重,他当过邪党干部,受害很深。在这么多年他打过我好多次,把我的大法书毁了好几本。

在江魔头迫害大法后,我的家人受了很大的毒害,开始反对我修炼。由于我学法浅,学法组又散了,失去了跟同修们的接触,渐渐的在修炼上放松了。丈夫打我和反对我修炼,我当成了是人对人的。从内心一直恨着他,恨他迫害法,把他推到了邪恶的一边,盼着他尽快遭恶报,还要和他离婚。就想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开始的时候他打我骂我,我都不还手,也不还口。后来他又打我,我就开始打他,骂他,跟他对打。那时的状态连常人都不如。还一直怀疑他有第三者。我还在村里跟人说这个事儿。后来同修说我,我才不提这个事儿了。直到我参加集体学法,才在师父法理的帮助下,找到了我内心隐藏多年的执着。心里对常人生活的执着,老觉得自己嫁到他们家,这一辈子尽受苦受罪的,还不落好,修炼了他还迫害我学法,从内心的委屈转到对丈夫的怨恨,成天的恨着他,盼着他早点遭恶报。这些思想多恶啊。师父叫我们修炼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修出为他的慈悲心,可是我这么多年都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旧势力让我的丈夫因参与迫害我,而下地狱。而我还帮着旧势力往地狱里边推了他一把。这内心的“假我”得多险恶啊。我一定要修去它,灭掉它。

明白了师父的法理,懂得了对大法的正悟。我内心多年的委屈没有了,这些不好的心都放下了。现在我在头脑中就想着我丈夫是最好的,他敢跟着师父一起下来就了不起,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那个支持大家学法修炼的丈夫才是真正的他,他后来的状态全都不是,我全不承认,这些恶的表现都是江泽民的邪恶,都是邪党的罪,都得算到它们身上。我丈夫一定会回到九九年以前那样。我在发正念时也帮他清除,灭掉障碍他本性回归到大法上来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旧势力对他迫害安排的整个系统都灭掉,炸掉。

我丈夫也慢慢的在改变。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一定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回到堂堂正正的修炼状态中来,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从内心改变自己,修去一切执着心,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由于水平有限,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