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岁大法小弟子

小小弟子缘缘

【正见网2017年10月22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一名五岁的大法小弟子。我很喜欢修炼,也很喜欢学法,每次学法都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很久以前,爸爸妈妈放师父讲法给我听,那时候很多词我都听不懂,所以有时候心里会烦,不太想听。但后来,我认的字越来越多,不懂的词我会问爸爸妈妈,我变得越来越想要学法,也更了解修炼人和常人的不同。

学法中,我也明白大法弟子应该要讲真相救人,但因为我年纪很小,我一直都很着急,害怕自己太晚开始救人。但今年终于发生了几件事情,让我发现原来我也可以做到很多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请爸爸妈妈把我念神韵DM的影片传到网络上。因为我会认很多字,所以平常在外面看书的时候,有些大人听到我读书的声音,都会很惊讶的问我:“你会看字吗?”

有一天我拿着神韵DM在读,爸爸妈妈觉得很有趣,就帮我录影。等到他们录完时,我突然有个念头闪过,我想请他们帮我上传到网络上,上传之后,有非常多人看了影片,觉得这么小的小孩,会念没有注音的字,非常神奇。

有些人还留言给妈妈说:“神韵真的这么好啊!”我好朋友的妈妈看到影片就买票了,还有爸爸的国中同学夫妻,看到影片也买票了。《大纪元》的小编哥哥,问过妈妈之后,帮我把影片上了字幕,上传到《大纪元》粉丝页,让更多更多的人看到影片。

听到这些事情,让我觉得“好神奇呀!”原来我念DM的影片,也有可能让人愿意去看神韵。

第二件事就是,我也想办法跟好朋友推神韵。因为我今年5岁了,终于可以看神韵了。看完神韵之后,我也要跟我的朋友推荐。虽然他们大部分都只有4岁,但他们明年就可以去看了。

我特别跟我的好朋友推荐“顶碗舞”这个节目,他听了好高兴,觉得怎么那么棒啊!他就马上问他妈妈明年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看,妈妈在旁边也跟着说,可以一起约,所以我跟他已经约好明年一起去看神韵了。他一直都记得,还会常常提起。

后来妈妈问我,为什么会特别讲到“顶碗舞”这个节目,因为我自己最喜欢的节目是“洞天方一时”和“老子出西关”,但我就告诉妈妈,因为我知道我的好朋友就是会特别喜欢“顶碗舞”,我需要讲他喜欢的,让他喜欢神韵,会想要去看。

第三件事就是参加新唐人拍摄。今年,在同修的邀请下,我参加了一次广告拍摄,一次戏剧的拍摄,还有一次720烛光悼念会的影像纪录。

有一次,同修叔叔需要一个小女孩来扮演广告中的角色,因为我很小,同修叔叔觉得我很适合。

我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事,一开始以为是常人做的广告,就说“我不要去”。因为我觉得一般的广告都是很不好的内容。后来妈妈跟我解释是“新唐人的广告”,我就说我“一定要参加”。拍摄那天本来有小提琴课,但很神奇的是,同修打电话来之前,老师突然调课了,所以我就有空了。

拍摄的时候,有另外的同修扮演我的爸爸妈妈,一开始我很不习惯,觉得很不自然。这时候,爸爸跟我说广告对新唐人的重要性,可以让同修有很多资源作证实法的事,我就把同修当成爸爸妈妈去对待,就很自然了。

另外,让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参加高雄720烛光悼念会的纪录,因为我很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中共邪党正在迫害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

那次的影像纪录,同修找了三个主角,一位是医师,一位是美国人,另一个就是我。同修说,希望让大家知道,有许多小弟子也参加了这个活动。

影片拍出来以后,我自己都看得哭了。爸爸妈妈也分享给很多常人看,很多人看完以后都问我:“你的稿子是谁写的呢?”我说:“是我写的呀!”他们都觉得很棒,我相信他们也有听到真相。

我从小就很喜欢音乐,我最想要证实法的方式,是到神韵交响乐团演奏。还记得,有一年到台北参加法会,师父的法身也点化我用音乐证实法。所以,从去年9月开始我学了钢琴,今年3月也开始学小提琴。在老师的推荐下,我也参加了文化杯钢琴比赛,拿下第一名的成绩。

在准备比赛的过程里,我发现如果心性不提升,就算怎么苦练技术也不会进步。常常要等到放下执着,技术也才会一点一点的提升上来。

老师选的比赛曲是一首很难懂的变奏曲,除了要学会很多没练过的技巧,还要去研究乐谱,去理解当时作曲家是怎么想的。

因为老师是常人,我对音乐的理解跟他不同,一开始我心里过不去,后来爸爸妈妈鼓励我要用修炼人的标准去看待这首曲子,用自己的理解去弹。最后,比赛的评审都觉得我的音乐性很好,我想这就是大法给我的智慧。

当然,我还有很多不足,但我也不害怕,我相信,修炼人只要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去掉自己的观念,很多问题都能解决。以上是我的交流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