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顾同修孩子中修心

阿云

【正见网2017年10月22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感恩师尊佛恩浩荡,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一家人走到现在。在此藉由交流稿谈谈我们一家人得法修炼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江泽民99年7.20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但是我对修炼没有放松。

2011年12月,我接到海外同修的电话,让我联系在当地迫害最严重的一家人,营救这家人的两个孩子—化名:大宝和小宝(母亲被迫害至精神失常,父亲被非法关押,两个幼子由姥姥照顾,不料姥姥之后在迫害中含冤离世,姥爷上告无门反遭迫害,几个月后也含冤离世。两个幼子无人照顾。)在营救的过程中,我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同时还要承受来自自己家庭的压力。

因为先生不修炼,对营救的事情不理解,特别是到了后来,照顾两个孩子的事情落到我头上。我自己已有一个家庭,在先生眼里多了两个孩子是一个大的负担。

我碰到了各种各样的心性考验。师父讲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也不能光受益不付出啊。我认识到营救两个孩子是我史前的历史使命,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大法弟子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就把这个责任承担起来。

我修去了各种人心,这个念头一正,外部的环境也跟着发生变化。先生不再说什么了,最后还是他帮我们把手续都办妥了。

我带着两个孩子和我的小女儿来到了海外,申请上了政治庇护。在海外,我们一家人生活的很艰难很苦,每天都是女儿出去工作养家,刚开始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我的女儿,因为当时她考上了重点大学,让她出国受苦,和我一起来照顾俩孩子,想起来就很难过。但是通过不断学法,我修去了对情的执着和自责,领悟到这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让我的女儿赶快提高上来,因为国内的环境,也会让我的女儿堕落下去的。慢慢的,我的女儿也开始改变,从刚开始的抱怨到任劳任怨的心态,使我们一起度过很多难关。每件事情上师父都在看管着我们,我们的心性也慢慢提高上来,真正体会到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说的:“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因女儿一人工作,当地的同修看到我们很困难,就让我们搬到他的房子里。这位当地大法弟子本来要把房子卖掉,但他看见很多大陆出来的大法弟子没有地方住,就腾出了房子,正好住在那里的同修搬走了,我们就搬进去了。因房子太老,下雨总漏水,排水管口太小,往往会被堵住。每到印度尼西亚的雨季,我们家里就会下大雨,无法用盆和桶来维持,我们晚上都要起来清理。无论白天晚上,一到下雨我都会爬上屋顶,去清理排水管,每次爬下来浑身湿透。有一次,雨下的非常大,天也黑漆漆,我很怕爬屋顶,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这样我上了屋顶把树叶清理完了,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屋里了。当我看到师父的法像我象孩子似的哭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下来后虽然衣服都被浇透,但是心里暖暖的。我也意识到自己要修去抱怨和委屈心。

还有印尼的⼀位同修阿姨阿姨担⼼的和我说,她不希望我们住在那⾥,因为当 地⼈家⾥也漏⽔,导致家⾥三⼈死亡。我告诉阿姨,我们是⼤法弟⼦,我们有师⽗保护,不会出问题。

因为两个孩子是领养的,我和我女儿都很照顾他们,大宝和小宝年龄相差三岁。大宝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当初领养大宝的时候,孩子的姥爷就说过这孩子不好管,很淘气。

一直以来,这俩孩子没少让我过心性关。他俩可能是从小在国内环境下受不良风气的影响,耳闻目睹,沾染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尤其大宝,张嘴就用很难听的话骂人、打人,而且喜欢欺负弟弟。在国内跟着姥爷的时候,把姥爷的房子都用火点着了。在海外学,在课堂吃东西,捣乱,连老师都说不管他了。有一次,我女儿用自己挣的工资给他买新鞋子,后来问了他一句什么话,他回答的同时却骂了我女儿一句。当时我心里很难受,心想女儿为了他们把读大学的机会都放弃了,挣钱养活他们,换来这样的对待。而且我自己因照顾他们做三件事也受很大干扰。这俩孩子又不是亲生的,不知怎么处理。因此我一度心里很苦恼,也抱怨过,也委屈过。

但我还是认识到,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师父的孩子,既然领养了,我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把他们引导到正路上去。使他们同化大法,成为大法小弟子。既然师父要我管他们,也是我的偏得。我相信,只要坚持用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去感化,一切都会变好的。

在与孩子相处过程中,我不断的努力扩大自己的容量、增强自己的忍耐力和耐心。虽然他们的改变很慢,但是我不放弃希望。我天天跟他们讲小故事,在法理上讲,耐心的一步一步教他们炼功、学法甚至背法。大宝记性好能背下来好多。我还教他发正念,现在他也不打弟弟了。

在印度尼西亚的四年中,两个孩子相貌也变了,小宝从不会看书,现在都会自己读大法书,背会了《洪吟》,大宝抄写了五遍《转法轮》,并且背到了第六讲。先生过来探亲,慢慢的也理解 ,对孩子很好 。我每天带他们做三件事。都是师父的慈悲伟大,也是师父的指导,使两个孩子在大法中幸福的成长。

虽然在海外生活很艰难,但也很充实,我参加了RTC平台打电话劝三退,每天和同修们一起打电话,带着三个大法小弟子炼功、学法、发正念,参加当地的活动。刚开始打RTC电话时,不敢开口说话,打上电话脑袋一片空白,很紧张,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但众生就答应了三退。我想是师父在鼓励我。放下电话后我发现有怕心、爱面子心。

劝三退中遇到很多有缘人,也会碰到骂人的,骂很难听的话,放下电话我的心都发抖,我就向内找自己,发正念清理争斗心。通过和同修一起打电话,不断学法充实自己,我修去了怕心、面子心、各种人心的执着心。电话组安排了值班后,我除了周日,每天都在平台上打电话,尽量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救人和修炼上,修去了安逸心。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师父推我往前走。

另外刚开始参与8号键拨打时,觉得很好退,值班时段能退6-7个人,讲几句就退了,现在感觉不好退,接电话就挂。我认识到我们在修炼上也要提高了,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修自己执着心的过程,作为大法弟子就要无条件地修好自己,无条件地履行救人的职责,每天学好法,静心学法,发好正念。最后我想用师父《洪吟》(二)《大法徒》与大家共勉:

大法徒
蒙难在中原
天地无道烂鬼狂
正法洪势在眼前
法正人世间

大法徒
重任担在肩
救度众生讲真相
清除毒害法无边
神路不算远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