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劝大家都实修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18日】

本地接二连三出现同修病业假象被拖走肉身的事,想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一些浅显的认识,就实修问题和同修切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不实修的根源是什么?想必同修会有很多答案。但大多同修的答案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信师信法出了问题,根子上出了问题。大家知道,根子是不能动摇的,叫一动百枝摇。本末不能倒置,如果倒置的话,主次不分、本质颠倒,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如果用百分比来衡量每个大法弟子的话,试想一下你信师信法的成度有多少?做事的基点纯度有多高?完成的誓约达到了多少?严格意义上讲,信师信法是一朝得法便一路跟随,始终保有风雷不动金刚之志,怀修炼如初之信心和坚必须修成之决心,没有丝毫回旋、商量、摇摆、退却之余地,是谓之坚信;有人说救人救多少才是个头啊?是想都不用想,慈悲为怀,广救多度,多多益善。

试问除去饮食起居等在内的时间,剩下的时间用在大法上的能有多少?大部分认为剩余的时间是我有很多事干,在做资料。那学法呢?基本都能保持每天一讲,有的能更多些。那用心学法呢,背法呢?就不敢保证了。学法和学好法虽然一字之差,可大不一样。用做事代替实修,往往是人做神事,不够神圣,不符合修炼初意,以为多做事多出钱就可以提高层次更是法理不清。有人说我学了几讲《转法轮》、做了多少份资料、看书看了几个小时,也有人说我虽没出门讲真相可给项目捐了不少钱,贡献也很大等。那如果有人问你你学法都明白了什么法理,你让多少人明白了真相,又把他们救下时,你该如何做答呢?

我们先来看看不实修的种种表现吧:

首当其先的是不听师父的话。这可以说是表现在很多方面。如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不让人说、依赖于协调人、不晨炼、学人不学法、学法不静心等。有人不重视发正念。表现是发正念口诀不正确随意添加内容的;四个整点只发三个、两个的;不同步发正念过于随意的;手势不对或长期倒掌的;该换手势没换,迷迷乎乎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自主动的。

也有人对法理不去正悟,一意孤行,单说安全方面。师父叫我们堂堂正正、理智的去救人,不该做的我们当然不能做,该做的我们也一定会去做。不谨小慎微,也不走极端。有的带手机到同修那处理事务或学法,同修指出不以为然;有的诉江手机卡没注销,理由竟是手机号用了很多年了有感情、方便家人联络等,根本没想过换了卡的同修万一和你联系就会被动的陷入危险境地当中;有的则是注意安全过了头,为掩盖怕心逢人必讲安全,足不出户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师父叫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难道你就只修注意安全这一点吗?

再来谈谈遍地开花、不让人说、依赖于协调人和执着于某个节目和主持人的这几个方面:

一、遍地开花为了啥

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个人悟到:这是师父正法时期对我们的要求,目地是叫大家开花后全部能走出去,开创一个全面讲真相救人的正法局面。遍地开花不需要走东串西,自己下资料、买耗材、制作和发放,不但节约人力物力,还能把握质量和進度,不会造成重复和浪费,正念再强一点,你说安全不安全?假如有了意外(这里不是求得、希望意外的意思,指成为事实)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影响到整体,因为都在做,损失也会局限在单体、个人,风险降到最低。而且开花后,自我会加强安全意识,因为要对资料点的持续运作负责,也会珍惜神器以及资金、耗材、时间等方方面面,好处多多。

因没有遍地开花或开“大花”造成的教训很多,我们应该立即断决旧势力黑手有机可乘的后路。有人说我条件不具备,家里人不让等。师父要求的,不做就别找理由了,还不是没那份心。有了那颗心,一切都会发生变化。拿资料的会认为机器不在自己家安全。做资料的想你来拿我去做,不出去就有了理由了。这样做有违师尊明示遍地开花法理的初衷啊!

还有的同修一听风吹草动,就把机器和耗材等一干物品藏匿或转移,等风声过后再弄回来。刚弄回来又有什么消息了、什么敏感日了又弄走了,过两天发现没事又搬回来了,搬来搬去的,好机器也搬出了故障。有的干脆直接就不做了,让家中的神器睡长觉。还有的直接把自己家的机器拿到别的资料点上,其实那里的机器够用了,他的说法是:发挥作用。在你家不能发挥作用啊?不用到处跑到处要资料,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更好吗?

二、不向内找向外推

C同修,三件事都做,读法也挺好,学法打坐一个半小时,可是近期因一次车祸,丧失了意识住院后,不久就离世了。痛心没有照顾好同修之余,谈谈他的过去。以前曾发现他家里有药,但不承认是自己吃的。学法时腰间缠着个护具,理由是腰不好。还经常偷偷的测血压,有次血压仪不准了还不悟,跑到医院挂号去校正。面对同修的劝善,你一句话没说完,八个理由在那等着。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是。这不是那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这个情况,不是那么回事……,那件事的发生是这样的,我当时是怎么想的,那件事是如何的,我那时也是没办法等等,反正说来说去就是我没错。人的观念在阻滞着清醒的一面复苏醒来,阻碍着神的一面正法,滋养了层层本小立可灭却由小而及大的邪恶的魔,以致拖走肉身。

还有一个外地同修D出现病业假象后,几个同修去帮她,叫她向内找找。她却不以为然:你叫我找什么啊找?我做的挺好的啊,没啥啊!身体都那样了,还在坚持自我,抱着执着的东西不放,丢弃了法宝,这不危险吗?师父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再看看E同修,在我们学法点是打坐最短的也都能坚持一个小时。有一次去她家临走时,我说你看咱组除了你学法打坐基本都能到一个半小时,咱多吃点苦迎头赶上好不好?她说行。仅仅一周后就突破了一个半小时,说到做到,令人信服。同样是劝善,有的知难而進迎头赶上,有的反戈一击理由一堆。

三、修去依赖协调人

师父经过十八年的风雨把我们锻炼成熟了,目地是让我们都能独挡一面,形成整体后,能力更强大。非得有什么事必须得找协调人吗?你自己站在法理上不能处理好吗?你不走出自己的路能行吗?光想找拐棍啊!那条路是师父安排给你的,不是协调同修。

有人会说:协调人场强,修的好,正念足等,那是人家修出来的,协调人首先应该是个修炼人,修不好自己谁都一样。有一篇文章讲的是协调人不是负责人、不是家长也不是教师。协调人也需要摆正心态,放低姿态,融入集体,溶于法中才能提高心性,修好自己。都去找协调人了,造成该同修时间和精力的分散,有时心不完全在法上,读法走神,填字落字念滑句,思路也不够清晰。

如果因为你的依赖心和崇拜心造成协调人产生欢喜心和显示心怎么办?造成更大的损失怎么办?这里不也有你的一份吗?能说和你没关系吗?当然你会说你是不情愿的,心里不是那样想的,可是毕竟是人在修啊,自觉不自觉的做了魔都高兴的事。你那样做是在推人家啊,说严重点是在毁人。

反过来,如果她产生执着心造成修炼状态不好,是不是也会影响到你進而影响到整体呢?这不是害人害己吗?有时我在想:如果每个人发现什么问题都能做到不指责不埋怨,不推诿不避让,放下私我之心,勇于担起责任,主动圆容,努力做好,还需要协调人吗?

四、执着于节目和主持人

有个节目很火,有的人期期不落,也有人说人家讲的挺好。我也认为挺好,毕竟是讲真相救人的节目,能不好吗?可是节目的立足点是落在讲真相救人上,不是救你大法弟子上,能救大法弟子的只有师父。大法弟子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呢,一切都得以法为师。

有的有时会在集体学法前来上一段,现在什么什么形式啦,谁谁又说什么了,我看会怎么样怎么样了等,看过同期节目的还在旁边补充,附和。本来那节目是给不修炼的常人或同修家人看的,目地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迫害背后的真相,救度被迷惑众生的,现在却成了同修的“必修课”了。

一到了那个点,有的同修还郑重其事,叫别人都别说话了,意思是节目就要开始了。有一次去同修家,同修来了他却心不在焉,一个劲的说等会等会,马上要开始了,原来在等某节目,难道这比我们交流心性还重要吗?但就是这样。这不是个例,而成为一个现象了。有的同修居然在某节目上逗留的时间超过几小时,上面的什么信息他都知道,讲起来也是有滋有味,喜形于色。

下面我们一起来学习师父关于实修方面讲过的一些法理:

师父说:“保持大法的传统,维护大法的修炼原则,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2]“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3]

师父还在《洪吟》〈实修〉里面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其实做到才是实修最关键的环节。那怎么样做到实修呢?首先是信师信法,师父叫干啥就干啥,听师父的话,做实修弟子。觉的自己以前没做好的现在把他做好,没开花的有条件的就开朵花、不让人说的呢就试着去让人说、依赖于协调人的那就多修好自己走自己的路。不晨炼的,去去懒惰心安逸心、还有静心学法,以法为师等。还有以下两个方面需要认真对待:

一、正念伴正行 理清心又明

法理清晰,正念又正行,心里才明亮。

老年同修F,出现腿肿病业假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正念加持下,历经九天九夜,不吃不喝不睡闯过生死关。然后觉的没事了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身体出现反复,下半身僵硬,脸色苍白,面无血色。眼神中满满的是对旧势力迫害的无奈和迷茫,而不是洋溢着对生命的渴望,对师父对法的坚信。那种落寞神伤和彷徨无助我都看不下去。便和她说:咱就坚守信师信法这一点,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同修叫她正念要强一点,她说好;同修叫她多学法多炼功,她还是说好;同修叫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她也一直说好,都能跟从你。但是一句话道出了她此时的心态:我对旧势力是没招了,就等着师父帮我把难拿下去了。她那些所谓的好,都是在同修劝善之下的应承,不是真实的表现。

她曾亲口说:我也求过师父了,我也按你们说的三件事坚持做不能停,怎么就不见好转呢?不管用呢?抱着有求之心,抱着快一点好起来的心,怎么能好呢?带着观念去执着,带着执着去学法,不是内心的强大,不是自我的改变和突破都是有为之举啊!再说不是一天形成的东西怎么能说去就去呢!可是执着心的日积月累,却成了旧势力迫害的把柄。

她还说过:十几年了,自己就没过过什么关。我说你丈夫同修给你心性的考验是不是过关?母女情放不下是不是过关?她说不是,这不能算是关。我说这都不算是关,那你认为什么是关呢?她说现在这样就是。把大难大关叫做关,却忽略了平时修心性。师父讲:“可是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 [4]

人的思想中装满了神念,神佛就会加持你,邪恶哪还有地占啊!师父为什么叫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呢,宇宙大法,不是装的越多越好吗?一个即将成神的人被旧势力控制着,被什么“这不行、那不好、受不了、不得劲”之类的杂念左右着,多可悲啊!那些观念的本身迷惑了同修的真我。却也让同修陷入其中难以自拔,真希望她能找到真我,正念强起来。

G同修出现病业假象后,状态时好时坏,同修在场也没有正念。叫她吃饭,她却说:你可别害我了。把吃饭当成是害她,都糊涂成啥样了,说出这样的话来。浑身无力,从卧室到客厅短短几米的路都需要搀扶,坐一会就得倚沙发上。身体虚弱,五官脱相,同修一走就意志消沉,自我迷失,被家人送到医院短短几天就离世了。走前曾听说她难受的时候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想活了,我要去见师父”。这是正念吗?这不是给了魔害你的借口了吗?往魔的口袋里钻,魔能放过你?这真是:妄念惹得魔上身,拖走肉身怎归真,大浪已是淘沙时,人心太多难做神。

记的有篇文章介绍的是同修如何识破旧势力迫害,闯过病业假象关的故事。说她在极度难忍之时每天学法三讲,按老年同修学法速度大概需要五小时左右,五套功法炼两遍是四个小时,还不包括发正念和学习师父各地讲法,整体下来一算将近一整天她都在法中熔炼着。那邪恶想钻空子继续作恶它也无计可施啊。

首先是她有正念,心中有法,坚信师父,不承认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其次她能正行,该干啥干啥,说到做到,没停止每天该做的,相反还加大力度,并一直坚持毫不懈怠。最重要的是一整天都在否定着旧势力的安排,清理着那些黑手乱鬼,正念正行消减着邪恶。很快,几天闯过魔难。

二、修好一思一念

师父为什么叫我们修一思一念呢,个人认为:时时修心性,一思一念是检验实修弟子的标准。要想把握一思一念,既要多学法又要学好法,大法装進脑子越多,后天观念就左右不了你,外来信息也干扰不了你。时刻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法理主观判断事物,你的加工厂过滤出来的都是正念,从而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都在法上,当然思、念、行也会在法上,而那些不正确的观念就会在法的强大作用下不断被消除,灭尽。

修好一思一念,主意识要强,时时甄别真我假我,判断思想的来源、目地和本质,会将你引向何方,挖出根来清理否定,不等不靠不掩盖。以一个主佛弟子的心境、慈悲为怀的信念、实修神者的姿态笑看万事万物。发现念头不对即时否定;事情没做好要警醒自我,不陷于事中,不一味自责悔过,要勇猛精進赶上;别人指出不足面带祥和之意,闻过则喜,立马改正。淡看自身得失,深挖私我假我,尤其是隐藏深、难察觉、未修过或是派生出的执着心等。有时不易察觉的干扰如炼功中想着怎么去做资料,发正念中想着某项目怎么运作,看似是为大法之事而想,但在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时空中也是干扰的一种,也要归正思想。

不能忘了神目如电和天知地知的道理,有了执着别捂着盖着,藏着掖着。被人发现执着马上解释或叮嘱对方千万别告诉别人不可取。遇事先推责任,没人看见装糊涂,有人指出就说这事不是我干的也不可取。爱脸面、怕丢人、推卸责任,这都是执着心有什么不可告人、见不得人的呢?这不是好事吗?不正是去掉执着的好机会吗?怎么还偷偷的不能叫别人知道呢?什么事能瞒过师父呢?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上,不断的挖自己,找出那么一堆心来都决心要去掉。怎么就不能给自己的执着曝曝光呢?不能光修别人不修自己啊!

师父在《转法轮》最后一页最后一句话上讲:“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这是师父的重托,我们应该牢记于心,实修自己。其实这篇文章也是写给我自己的,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修去,还在诫勉自己做的更好,因为只有三件事坚持着做重复着做,多精進一点才会感到心安。法正人间的脚步已悄然临近,让我们不要等待,开始实修吧!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