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修禄:观神韵艺术团演出感言

【正见新闻网2017年04月14日】

当从报纸的广告中得知,神韵艺术团2017年2月5日晚要在佛罗里达州的菲利普斯博士艺术中心演出一场综合音乐舞蹈于一台的晚会,曾观赏过神韵交响乐团演出的笔者兴奋之极,特意从纽约乘飞机提前一天到达佛州,专程观赏心仪已久的这台晚会。

晚会一开场,第一个节目,就使我身心受到了强烈震撼。在著名指挥家高原先生神奇的指挥棒下,交响乐的气势直通天庭,这不俗之乐只有D.F.先生运神笔才能创作出来。这首开场的神曲由净弦配器,加上陈永佳的编舞,顷刻让人感受到神性注入心田,奠定了全场晚会传达“真与善”的正面能量基调。

乐曲由D大调率先展开,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在进行中间转到了G大调,又推向一个新高潮。曾多年担任北京中央民族乐团乐队副首席、中国远洋文工团乐队首席乐手的我,对于指挥的动作是非常敏感。高原先生洒脱豪放、准确到位的指挥动作,对全曲启承转合巧妙灵动的安排,必然能调动起每一个乐手神性的默契配合。

全场晚会的音乐常有以小号为主奏的弦律,那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五声音阶为主架的旋律,对于小号演奏者来说,难度是极大的。可小号演奏者游刃有余,毫无负担地流畅奏出了民族之声、西洋之韵,对观众们真是极大的享受。

一个又一个令人目不暇接的节目,一气呵成地展开。从《汉丽舞长袖》《戏秀彝山》《黄花仙秀》《藏鼓豪情》《仙莲》,到《顶碗舞》《洞天方一时,地上几十年》《伞舞》《画中仙》《绢花飞舞》,众多舞蹈既是现代的,又是民族传统的,无疑展现了中华各民族相融相合的宏伟画卷,内心不由地赞叹,我们中华的先民们给我们炎黄子民留下了多么丰富的文化宝藏,而对这一宝藏的开掘和发扬光大,正是神韵艺术家们的伟业。

蒙族顶碗女子飒利的抖肩,彝族少女挥动五彩裙裾……舞蹈家们优雅质朴的形体语言真是美极啦。特别使我感到神奇的是铁扇公主的舞蹈动作,借鉴了中国京剧武旦独有的“打出手”,设计的巧,表演的美,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小舞剧《善与恶》,有人说是政治宣传,我说非也。关汉卿的《窦娥冤》,杜甫的《三吏》《三别》,近代程砚秋先生的《荒山泪》等等,正是历代艺术家基于良心善心而必会表现出的“人民性”,人民性的作品是永葆青春的。

全场最令我激动感佩的两位著名歌唱家关贵敏、姜敏的独唱,真是令人绕梁三月不知肉味。关贵敏先生从年轻时就是享誉中华大地的著名歌唱家,如今73岁高龄了,竟然轻而易举地将高音飙到了“High A”的高度。在大陆,我就是关贵敏先生的铁粉丝,经常追随他到演出的剧场,欣赏他的演唱艺术。他当时是中国大陆极少有的能唱到“High E”高度的男高音歌唱家。特别使我赞佩的是他虽功成名就,加入神韵艺术团后仍然又学习实践了失传的发声法并取得了成功。

恰如国画大师齐白石先生的“衰年变法”——六十高龄又改变画法、画风,留下令人啧啧称赞的艺坛佳话。关先生在艺术领域的不懈追求与齐白石先生一样,在艺术史上会大书特书一笔的。姜敏女士那圆润的歌喉,通透的胸腔、口腔、鼻腔、头腔共鸣,真是绝妙无比。

还有那令我难忘的二胡独奏,乐曲虽短,却似在我们面前建造了一座小巧的“流动的建筑”,特别是她在演奏中自然地转了一个下属调性,使我似乎看到这精美的神屋又跃然上了一个二层小楼。我这个曾就读中央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二胡专业的学生,又多了个小老师,欣慰之余,不由赞叹;长江后浪波涛涌,浪淘尽,前朝风流人物。

全场最令大家惊叹的是用声光电高科技手段使天幕上与舞台上的人物无缝对接,没有神性的指点,凡人怎能做到?总之神韵,神韵,就是一个字:“神”!

(本文作者辛修禄,为中国知名艺术家,曾任中央民族乐团乐队副首席、中国远洋文工团乐队首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