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声称在海底找到诺亚方舟大洪水的证据

【正见新闻网2017年02月09日】

毫无无疑地,在现存的古代文献中,诺亚方舟与大洪水是最重要也最出名的故事了。而现在,一位水下考古学家相信他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那场大洪水不仅存在于许多宗教文献里,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

Robert Ballard是享有盛名的水下考古学家,1985年时,他利用无人潜艇跟远端控制摄影机,成功找到了铁达尼号的船骸。他也在黑海靠近土耳其沿岸的深水中探测,寻找可以追溯到诺亚时代的古文明踪迹。

根据Ballard的说法,大约在12000年以前,大部分的地表都被冰雪给覆盖着。他在一次ABC新闻台的访谈中说道:“就在我住的康乃狄克州,那里也曾经是个冰封世界,我的房子在那时大概会被冰雪埋在地下一英里处,冰会一路往北极延伸1500万公里,这可是个大冰块。”随后他补充:“之后冰就开始融化,这就形成了我们真实历史中的大洪水。”同样是根据Ballard所说,在冰山开始消融后,融水流进大洋中,在全世界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性的洪水。他又说道:“问题在于,是否有一个洪水故事的共同源头?”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个很具争议性的理论,他们认为远古时在黑海地区有一场可怕的洪水。研究者表示,现在盐度很高的黑海,一度是个被大片农地包围的淡水湖泊,直到地中海的咸水整片淹了过去;他们也估计出,那次洪水的冲击力道,几乎是尼加拉大瀑布的两百倍。惊人的海啸把经过的一切都扫荡殆尽,在那个地区只留下毁灭跟混乱,而当地的地貌则永远被改变了。

Ballard说:“好像上天在变魔术一样,那海啸横冲直撞地,在这个地方肆虐着,数不尽的建筑,还有150000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被淹在水里。”

Ballard对于“地球洪水”这样的概念深深着迷,也被哥伦比亚大学科学家们提出的想法吸引着。

他又说:“我们跑到当地去寻找洪水的痕迹。海平面不只是慢慢地升起,真的有一股洪流过境,而沉到水下的地方,再也不会升起来了。”

于是Ballard跟他的团队竭尽全力,深潜进黑海中,就在水下400英尺的地方,一条古代的海岸线现形了,这就是最终极的证据,他的理论终于被验证:过去黑海地区的确有一场惨烈的灾祸。

Ballard甚至依据沿着古海岸线搜集到的碳化贝壳,建立了一条事件时间轴,他估计大约在西元前5000年时,黑海周围的那场天灾发生了,根据许多学者的共同研究,事发时间恰好符合诺亚方舟那场历史性卓著的洪水。

有趣的是,其实诺亚本人的故事让更多的学者沈醉其中。诺亚是洪水前的第十位先祖,他的父亲是拉麦,但母亲的身份不明,一般认为是拉麦的妻子亚大或是洗拉其中的一位。诺亚活到五百岁的时候,生了闪、含、还有雅弗。(创世纪5:32)

诺亚在洪水后350年才过世,那年他已经950岁,是旧约里长寿的先祖中最后的一位,从大洪水发生以后,人类的寿命极限就开始快速下降,从几近1000岁,到最后只剩下100多岁,摩西就活到了120岁。(创世纪6:3、申命记31:22、34:37)

虽然许多学者认为诺亚跟大洪水的记述是虚构的神话,其他人却相信方舟故事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源于古代美索不达米雅平原的洪水叙事作品,其中《吉尔伽美什史诗》(The Epic of Gilgamesh)尤其影响深远。圣经里记载诺亚之后的几个世纪,古老的故事依然一代又一代地传递着。

圣经考古学家Eric Cline说:“早期的美索不达米亚故事与圣经的洪水记载很相似,同样地,都是上帝降下洪水,扫灭了全人类,唯独一个被选中的人存活了下来,他建造了船只,庇护了动物,在一座山上躲过了灾难,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想,这应该是同个故事吧。”

(网路文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