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发现华人部落 溯源应是秦朝遗民后裔

【正见新闻网2017年01月17日】

美洲委内瑞拉近墨西哥湾不远处,住着一批黄种人,他们的衣着接近中国古代服饰,脸形与口语发音类似中国人,见到华人便称“拜山拿” 意即同胞。

那么,这些人,是否真的华人同胞呢?

台湾前上海暨南大学教授、南京古物保存所所长卫聚贤在《中国人发现美洲》中考证,现在檀香山还存留有中国篆书刻字的方形岩石,旧金山附近也有刻存中国篆文的古箭等文物出土,这说明,在很早以前,就有古代中国人到达了美洲。

的确,从墨西哥境内出土的“大齐田人墓”碑,以及南美波利维亚发现汉文系统雕刻等等古迹来看,两千年前,就有中国人出现在美洲了。

那么,最早到达美洲的中国人到底都是哪些人呢?

有趣的是,委内瑞拉山地上与华人称“拜山拿”的黄种人自称是“寻药人的后代”,这“寻药人的后代”——不由不令我们想起奉秦始皇之命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徐福!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东巡琅玡(今胶南琅玡镇),派遣徐福带领童男女一千人,入海求仙。

这次入海求仙的路线,据晋人伏深《三齐记》记载:是从徐山(今青岛黄岛区境内)入海,绕山东半岛,去庙岛群岛,辽东半岛南岸,朝鲜半岛西岸南行,过济州岛到了日本。

著名学者李成林肯定了这种说法,并考证出徐福等人的活动地点是在日本蓬莱山(富士山)一带。

的确,在今天的日本,徐福仍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他被尊为“弥生文化之旗手”、“司农耕”、“医药之神”等。

据了调查,目前日本有50个地方都流传着徐福的传说故事。其中和歌山县的新宫市对徐福极为膜拜。现在,新宫市建有一座红色的神社,旁边立着一块徐福墓碑。新宫市里还有一座专门的徐福公园,里面有徐福像、有不老之池,还有种叫天台乌药的药材,被当地人誉为“长生不老药”。

中国台湾作者卫挺生在《徐福与日本》一书中最先提出:日本的第一个皇帝实际上是徐福。他说,徐福登岸的地点,恰恰和日本传说中的神武天皇登岸的地点相吻合。而且,在一个两千年前的日本皇族墓穴中,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一枚秦朝的铜镜和一把巨大的秦人用战刀。两千多年前的日本还处在石器时代,哪有什么铜制品和战刀?这东西,分明就是徐福带到日本的!

不过,尽管新宫市建有徐福墓碑,卫挺生又考证出徐福曾担任了日本的第一任皇帝,但徐福在到达日本后,仅仅过了十一年又回到中国,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史记.秦始皇本纪》同样记: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又来到琅玡见到徐福。徐福因为未能取回长生不死药怕遭谴责的缘故,谎称自己为海中大鲛鱼所阻,请配备弓箭手再次入海。秦始皇答应了他的要求,安排了有航海经验的人携带上捕巨鱼器具及连弩与徐福等人一起乘船北上,射杀了一条大鱼,清除了路障。

接着,徐福第二次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

这次出海,按《史记.淮南衡山列传》所记:秦始皇“遣派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 即给徐福加派了三千童男女,并配备从全国召集来的百工以及五谷种子。

也就是说,徐福第一次出海里所带的一千童男女应该就长留在日本,他们的后代就成为日本现在的秦氏。

徐福第二次出海的结局,《史记.淮南衡山列传》的记载是:“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意思是:徐福到了一个叫平原广泽的地方称王不回来了。

平原广泽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司马迁没有说清楚。

1940年,原中国驻法国巴黎总领事廖世功先生以精深的知识和广博见闻着文论证徐福渡海得“平原广泽”为王的“平原广泽”,就是今天的北美平原。

目前学术界已达成了一个这样的共识:徐福第二次出航的线路是从山东半岛出发,先到朝鲜半岛,再由朝鲜半岛南下至日本列岛,发现日本以东仍有广阔天地,便继续乘船东航,顺着太平洋黑潮暖流,途经夏威夷群岛和北美中部海岸一带,最终在美洲(澶洲)称王不回。

上文所提到的夏威夷群岛方形岩石上的中国篆书刻文、旧金山附近出土的中国篆文古箭等文物,应该就是徐福这批人所遗留的。

墨西哥考古学家威勒在墨西哥南部的特奥梯华坎发掘出一块玉璧,上有汉字,已故著名学者卫聚贤先生确认,玉璧正面的字是:“明月照松间”;反面为:“鲤鱼跃龙门”。

这块玉璧,也很可能是徐福童男女后裔留下的遗物。

徐福远航到美洲,也和当年墨西哥尤卡坦地区天主教第二教主兰达写的《兰达抄本》记载一致。该书记载:曾从“海上神路”来过12支高文化民族,给玛雅带来先进文明。而玛雅人语言为单音节字,和汉语相似,使用的文字为象形文字,于中国的甲骨文近似。玛雅人崇拜众神,特别崇拜羽蛇神,而蛇便是中国沿海徐夷人的氏族图腾。

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有人在玛雅地区挖到一根经过人工琢磨而成小铁针,考古学家分析是两多年前的产物,但大家都说不出这根小铁针有什么玄妙之处。直到一天,人们无意中把这根小铁针放在一块玻璃上,那小铁针竟转动起来。人们这才发现,这是一根指北针!

两多年前,玛雅人根本没有铁器,更没有指北针。

实际上,两千多年前,全世界就只有中国有指北针。

依古代航海史推断,在那个时代,就只有徐福一行有能力渡海到达北美洲墨西哥,把这一实物遗留在那里。

因此,有的学者认定:徐福所带三千童男妇的最后归宿,就在美洲!

我们有理由相信,徐福东渡是一次大规模的海外移民和中外文化交流活动,徐福是比哥伦布早1700年的大航海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