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0公里外村庄因污染“消失”了

【正见新闻网2017年01月08日】

北京往东200公里的河北省迁安市松汀村,因为工业污染竟从地图上消失了。讽刺的是,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气重重”,但该地区竟被官方树立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

“生态示范区”污企林立 村民多患脑血栓及肺癌

1月7日,大陆资讯类视频平台梨视频发布一段短片,视频显示,自从2003年起迁安市松汀村被钢铁厂、焦化厂包围,污染问题接踵而至。

该村村民说,“在地图上(这个村)已经没有了,地方政府往上报了老村庄没人了,其实还有人。”

视频中,村民们谈到了松汀村周边的工业企业,其中有首钢迁安钢铁有限公司、唐山钢联焦化公司、迁安市九江线材公司、唐山松汀钢铁公司。

“刮西风的时候,焦化厂的臭味,是烧沥青的味。”村民们披露,“这里的村民多患脑血栓、心肌梗、高血压。白天环保督查来了,工厂停工避避风头,到了晚上马上又继续生产。老百姓愿望就是搬家,脱离这个污染环境的地方,如今能搬走的都搬走了。”

木厂口镇松汀村在迁安市辖内,迁安市在2011年成为副地级市前是隶属于唐山市的县级市,位于唐山东北部。

极具讽刺的是,迁安市曾先后获批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国家绿化模范县(市)、“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等称号。

村民为生存抗争遭到打压

前不久,网易报导了位于迁安市工业区腹地的松汀村现状,由于被大型钢厂、焦化企业三面包围,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8年间,原有1300多户家庭、3500多人口的松汀村只剩下了100多户,以老人居多。因贫穷,他们困于此处。

留守村民时常被“毒气”半夜闷醒,死去的人则多患脑血栓、肺癌等疾病;发黄且有酸味的井水、连蔬菜都长不出来的土地,让村民的生活颇为艰难。自空气污染加重、地下水呈现酸味无法饮用后,松汀村的留守村民们开始四处讨要说法。

2014年4月,李玉香、徐来丰等共九位老人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但信访局人员将问题又推回到地方。老人们回来后,由于松汀村大队要求焦化厂出资上亿元将整个村搬迁,厂方未同意,搬迁问题再无下文。

多次上访无门后,老人们决定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截车。老人们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发动了十几次的截车行动,想以此逼迫“管事的人”和他们对话,每次都是被焦化厂保安和工人们架走。

2014年12月,当李玉香、徐来丰、宋保华等二十多位老人们再次截车时,警方将十几人带走。宋保华称,期间,因发生冲突,自己的三根肋骨折断。

中共资源榨取性经济 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据唐山市环保局官网的信息显示,在唐山市中,属于河北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的钢铁类企业达到49家,其中约有1/4在迁安。迁安市木厂口镇和沙河驿镇聚集了迁安7家钢厂以及焦化企业。

“钢铁重镇”迁安市曾被媒体冠以京津冀地区的“霾源”,但这个说法似乎还太不准确。

据官媒报导,从2008年开始,唐山钢铁产业开始淘汰落后产能行动。2013年至2015年期间,唐山市累计关停高炉23座,关停转炉57座。2016年4月,环保部下令关停唐山钢联焦化公司等4家钢铁、焦化企业。

但是到2016年11月18日,河北省唐山市PM2.5指数当晚竟达到454,属于最高的“严重污染”等级。作为阴霾重灾区,唐山长期占据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

自去年12月16日起,大陆遭遇入冬以来最严重的阴霾袭击,40多个城市阴霾笼罩,其中北京连续6天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北京此次跨年阴霾共持续逾200小时,创下历史纪录。

对此,环保部曾派出8个督查组对重污染城市进行督查,而各级政府为完成任务,包括车辆实行单双号限行,禁止焚烧秸秆、枯枝落叶等废弃物,汽车4S店停止喷漆烤漆作业,甚至小吃店的烧饼炉子也成为防霾治理的对象。

在官方强力治霾措施之下,阴霾却有增无减。而很多大陆网民讽刺官方为“有病乱投医”、“治标不治本”。

《九评共产党》一书分析了自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经济增长,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资源榨取性的过度消耗甚至浪费的基础之上,并往往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中国的GDP数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靠牺牲后代的机会获得的。

中共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在短期的经济繁荣假象之下,阻碍“制度进化”的自然选择性。这种不彻底的半吊子改革,让中国社会愈加畸形化,社会矛盾愈加尖锐,人民今天取得的发展没有任何制度性的保障。中共为了执政合法性而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维护党的集团利益至上的跛足经济改革,却让国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网址转载: